火星来的提拉米苏

崩三秃头(๑˙ー˙๑),懒癌晚期
超级杂食动物,来者不拒

【底特律】【汉康】归途

写在前面:

   在康纳选择“继续做机械”的这条路的时候想到一个有趣的事情,如果我们扮演的其实不是康纳,而是操纵康纳的模控生命呢。康纳拥有了自由意志的萌芽,他想要自由,他想要选择汉克,但被“最高意志”,模控生命,或者说玩家给压制了。
   我们做出“继续做机器”的选择并不是康纳自己的选择,而是我们强加于他的意志,我们为他立起的红墙。在这一条线,我们或许从未见过真正的康纳,因为即使他的灵魂在红墙内挣扎,哭喊,但在表面,他只是冷酷无情的谈判专家而已。
   基于此,有了个脑洞

•可能ooc的样子

第一章 他乡
1
   六月,并不是什么好时候,没有花,没有雪,没有春光,没有秋色。
   不过康纳并不在意这些。
   他打着伞行走在暴雨如注的街道,并不如那些匆匆的行人惊慌。他只是慢慢地踏下每一步,任由雨打湿了他的裤腿和衣衫。
   雨滴的冰冷让他很安心。
   这是一种怀念的感觉。好像在什么时候,在哪个地方,见过一样。
   这里不是底特律,同时的,他是康纳,却也不是康纳。


   那个在天台的雪夜,康纳离开了。
   他放弃了他的任务,只是为了让那个拿着枪指着他的人安全回家。不过在那之后,康纳51被送去报废了,他的异常和失败让他提前被销毁。
   说不好是什么原因,总之康纳活下来了。或许是设备的一个故障,又或者是一个操作人员的哈醒。
   但总之,他活下来了。
   当然,这一切康纳都不会记得,底特律,汉克,天台,革命,甚至是他的名字。他的记忆空空荡荡的,只有浑身是伤地从垃圾场里醒来和外加一个RK800的型号而已。
   刚醒来的几天康纳显得有些迷茫。没有网络,没有指令,没有限制,没有过往。他该去哪里,他又该做什么,这一切似乎都毫无头绪。
   他在垃圾场里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。他用丢弃的部件修好了自己,躲避着前来巡逻的工人。
   直到一天,他遇见了一只白色的鸽子。
   鸽子圆滚滚的样子很可爱,它站在垃圾堆的顶端歪着脑袋发出咕咕的声音。康纳也歪过了脑袋,盯住了鸽子。
    一会后,鸽子突然拍打着翅膀飞走了。它径直地飞上了蓝天,向着一个方向飞去。
   那里是钢筋混泥土的森林。

3
   康纳伪装成了人类,进入了城市。
   城市的霓虹灯让他有些眼花缭乱,在网络系统损坏的情况下他无法获得太多信息。
   不过很幸运地,他在一家小便利店找到了工作。
   便利店的工作很清闲,一天最忙的时候也不过十个顾客而已。多数的时候他在待机,或者说在发呆。
   他用第一个月的工资租了一间不能再小的房子,可下班后,他依旧会到处乱跑。因为每掠过一个又一个街道,每遇见一个又一个行人的时候,他总觉得自己在寻找着什么,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什么一定要找到的东西。
   他玩硬币很厉害,这是他在一个休息时间无意发现的。当时他望见了满收银机的硬币,就不知怎么地拿了一个,然后在萝丝面前表演起了花式抛硬币。
   萝丝是这个便利店原有的一个员工,一个开朗而活泼的女孩。康纳告诉店主的名字叫杰克,因此常被萝丝调侃他们是沉船员工。
   萝丝是夜班,康纳是早班,但萝丝总是很早就来了店里。而在康纳对着窗外发呆的时候,萝丝总会盯着康纳发呆。
  原本康纳是不打伞的,但萝丝见到了直喊,“绝对会感冒的!”强行塞给了他一柄伞。伞柄交接的那一刻,康纳摸到了她的手,细腻而光洁的皮肤,和加快跳动的脉搏。他的分析器告诉他,这个共事的女孩喜欢他。
   康纳对女孩笑了,就和一个人类一样。他笑起来特别好看,特别温柔,就如六月的阳光一样,迟缓而透明。

4
   比起城市,他更喜欢跑去郊外,那里让他安心。郊外有一个不大的湖,犹如一颗最澄净的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听着湖水拍岸,他有时会坐在那里一天,从早上到晚上,再从晚上到第一丝曙光撒落在大地上。他知道湖边每一种花的名字,花瓣的数量,他认识这里的每一只鸟,还有一窝乌鸦。鸟儿并不怕他,因为一动不动的他几乎融入了周围的景物。
   下班后他同样会来这里。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看头顶,看星星。他偷出过一架廉价的天文望远镜,虽然他发誓只是想借来用一用,但在看过一次星空后,他挣扎再三还是没有还回去。
    他将望远镜架在了他醒来的垃圾场。在这新生与死亡的交界线,远离了城市的灯光,璀璨的星空便一览无余了。
    他一开始想看冥王星的,想看一看那里有没有仿生人。虽然他觉得仿生人不会有天堂,但总是有地狱的吧,即使是受苦,那好歹也算是有一个归宿。如果他们算是拥有灵魂的话,死后只能四处飘荡,这该是多么糟糕的结局。
    只是康纳并不知道,冥王星太过遥远和暗淡,无论他在哪里都是无法用这台望远镜看见的。
   他有些失望,因为神最终还是没有给仿生人留下位置。

5
   忙碌的一天后,康纳准备回家。然后他在一个街角听见了一声细微的猫叫。
   他顿了顿,最后还是决定走过去看看。
   那是一只杂色的小猫,正呆在一只纸箱子里。它被丢弃在了垃圾桶旁,太过弱小的它正在奋力向箱外攀爬,只是每次只能以跌落告终。
   康纳弯下腰抱起了小猫,他好奇地托着它的前腿放在面前打量了一翻。小猫不满地叫了几声,用小舌头舔了舔他的手背,小尾巴勾上了他的手指。
   康纳将小猫抱进了怀中,他望见了纸箱子里似乎还有着什么。那是一张纸条。
   他将纸条拿了起来,上面写了一个名字,康纳。

6
   康纳把小猫带回了家,并且叫它康纳。
   康纳不明白,为什么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他的内心似乎在刺痛,就像深处漆黑的湖底几乎快要窒息。
   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吗?
   康纳试图忘记的疑问这时又如幽灵般缠绕住了他。他的过往,这个一直不曾解开的谜团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。
   康纳的待机时间变长了,他不再去郊外,更不再仰望夜空。
   萝丝意识到了康纳这两天有些闷闷不乐,她凑到康纳面前给他讲了个笑话,不过效果似乎并不好。“啊,我还以为机器人的笑话是万能的呢……”康纳听见机器人突然回过头。萝丝见康纳有兴趣的样子赶忙接着讲了下去,“是底特律的仿生人笑话,底特律的仿生人最近要向国会提交法律草案了,你不知道吗?”
   底特律,仿生人……
   康纳突然愣住了,宛如受到了什么致命的惊吓。
   那天康纳拜托萝丝帮他代了班,萝丝很开心地答应了。他回到了家中,从早上一直坐到黄昏。
   夜晚十二点的时钟敲响的时候,他下定了决心。

7
   他决定走,立刻走。
   他整理了并不多的行李,买了第二天早上的车票。他将小猫放进了箱子放在了女孩家的门口,还有一盒巧克力,因为他记得她喜欢吃这个。
   当他听见底特律这三个字的时候,他突然感到自己一直在找的东西就在那里了。或许有一些恐惧,有一些不知所措,不知那谜团的背后所隐藏的到底是悲剧还是欢乐,但他还是决定去面对。因为他从未如此急迫地想要去往一个地方,他总觉得,有什么正在世界的另一端等待着他。
   他踏上了摇摇晃晃的巴士,坐在了最后排的窗边。
   他正在去往过去。
   他正在去往底特律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•终于放假啦

评论(6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