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星来的提拉米苏

崩三秃头(๑˙ー˙๑),懒癌晚期
超级杂食动物,来者不拒

【马康】【革命胜利日常】

画展,黄昏,和探戈

Pure

   底特律的雨似乎从未停过,厚厚的乌云遮蔽了天空,城市之间一片迷蒙。细雨滴落在艺术馆的玻璃幕墙,街道上的霓虹透过雨变为了五彩的雾。
   康纳看了看眼前零零散散的参观者,又顺着他们或惊异或赞赏的目光看向了墙壁上的巨画。那是一幅由蓝色构成的画,除了蓝还是蓝,没有任何技巧,没有任何内容,在康纳眼中就如打印机打印出的蓝色方块。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画会受到人们的追捧,即使经过他的分析这是一种奇特的化学颜料。

   距离革命胜利已经过去了一年,关于仿生人的法案已经基本确立,战争的阴霾总算是从人们头顶消散。仿生人与人类共存的底特律也由此回归了和平,相应的底特律的犯罪率也变得低了不少,这使得汉克的桌上不再有成吨的案卷,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令人抓狂的无聊。
   康纳并不是很在意有没有案子,不过这显然快要把老汉克逼疯了。
   不过总算在几天前康纳接到了任务,去负责美术馆的安保工作。在局长被汉克以“大材小用”之名臭骂了一顿后,康纳开始了他的美术馆工作生涯。
  
   工作很轻松,他只需要天天在美术馆里转悠,盯住面前的画而已。
   不过他今天迎来了一位特别的访客。
   “马库斯。”
   马库斯穿着西服正装,外面套了一件风衣,挺拔的身姿很难让人不注意到他。
   “你好啊,康纳。”
   马库斯似乎和康纳一样惊讶。他径直走来,寒暄过后望见了康纳面前的蓝。
   “怎么,你也来看画么?”
   “不,是局长让我来负责美术馆的安保工作。”
   康纳认真地说道。
   马库斯走向那幅画,那副画巨大得要将他吞噬,康纳感到他仿佛走进了海的最深之处,被无穷无尽的蓝包裹在其中。
   “你觉得这副画怎么样,康纳?”
   康纳检索了互联网,“这是著名画家克莱因的作品,其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这种单色作画,被称作为克莱因蓝……”
   马库斯摇了摇头,“不是,我是问你的感受。”
   康纳歪了歪头,停顿了一会后显得有些困惑,“我的扫描器告诉我它只是一堆蓝色颜料而已。”
   马库微微地勾起了嘴角,他示意康纳走近一些。康纳照做了,他现在和马库斯一起站在巨大画布的脚下。
   他抬头望去,蓝色从面前一直向上延伸,周身都被蓝色包围。那蓝蓝得有些刺眼,如瀑布从天而降,寂静的美术馆此时似乎别无他物,一种莫名的震动让康纳的LED灯闪了一闪。
   “康纳,你知道为什么这么人喜爱它吗?”
   马库斯轻轻地说道。
   康纳很诚实地摇了摇头。
   “因为它的纯粹。”
   “这是一片令人迷失自我的蓝,它是那么荒凉,又是那么美丽。入眼只有蓝色颜料的平涂,没有任何其他颜色,单调到极致,却也因此纯粹得几乎令人泪下。”
   “这种纯粹是人所缺失,却又是人最为渴望的。生活充满了掩饰和虚假,而人们在这副画中看到了一个世界,一个燃烧的灵魂,一往无前的勇气,和生命之花绽放的洒脱。”
   马库斯看着康纳的脸庞,棕色的眼睛印出他自己,那里也清澈得犹如这最纯净的蓝。
   “就如你一样,康纳。”他心中默念着。
   康纳似懂非懂地又望向了那副画,似乎有什么不同了,但他无法判断这种感觉的是否真实。
   “我不是很明白,马库斯。”
   “艺术是人类灵魂的展现,需要我们慢慢去理解,我因为有卡尔才能明白些许。”马库斯温柔地安慰了康纳。他望了望手表,“现在是四点四十,如果我记得不错五点应该是闭馆的时间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去我的家中看一看。我现在和卡尔住在一起,那里有很多他的作品。”
   康纳犹豫了一下,然后给汉克发了一个消息,告诉他自己会晚点回去。
   “非常荣幸。”

   到达卡尔的宅子时已经是傍晚了,雨已停,夕阳悬在地平线的边缘,昏黄的阳光照进客厅的落地窗,为地面镀上一层金箔。
   “卡尔今天去参加了宴会,要很晚才能回来。”马库斯带着康纳走进了卡尔的工作室,看到了摆满的作画。他走过一幅幅对他来说晦涩难懂的画作,注意到了一些的署名是马库斯。
   “你也作画么?”康纳抬起头问道。
   “是的,卡尔觉得绘画让我更好地理解人类的情感。最近他还有计划帮我办一个个人展览。”
   马库斯回到了客厅,他为老式的唱片机放上唱片,轻柔的探戈舞曲在屋中流淌。
   马库斯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“你会跳舞吗?康纳。”
   康纳作为警用仿生人自然是不会的,“我可以立刻联网学习。”
   马库斯摇摇头,他上前扶住康纳的腰将他拉近,然后拉起了他的右手。
   突然缩减的距离让康纳有着不知所措。他的头微微向后缩了缩,有着别扭地侧了过去。
   两人的面庞近在咫尺,马库斯可以看见康纳微颤的睫毛,金色的阳光照亮了他的半边面孔,那双眼睛犹如最清澈的镜湖,此刻仿佛在闪耀。
   “请将与互联网的联系切断,康纳。跟着我的步伐。”
   马库斯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喃着,康纳跟着马库斯的指导,有些笨拙地踏出步子。
   “成为人类不仅是模仿,更需要思考和感受,用你的灵魂康纳。”
   两人在屋中慢慢地旋转,前进,后退,只是最简单的舞步,此刻却透出了难以言喻的优雅与美丽。
   康纳学得很快,他跟上了马库斯的步伐,舞蹈变得流畅而赏心悦目。此刻的夕阳即将消失在地平线之上,仅有的光线变得暗沉,使得未开灯的客厅几乎要被黑暗吞噬。而两人的身影由此变得模糊,不真实得犹如两道美丽的剪影,像羽毛般轻盈。
    马库斯停了下来,他看向康纳,康纳也看向了他。
   马库斯抚摸着康纳的脸庞,然后是一个轻轻的吻,如蜻蜓点水,却让康纳就此,落入深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有艺术气息的游戏角色好难得啊,马康很好磕呢。

评论(4)

热度(1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