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星来的提拉米苏

崩三秃头(๑˙ー˙๑),懒癌晚期
超级杂食动物,来者不拒

指绘有点糙,前天被朋友安利入坑_(:з」∠)_动作有参考,大概可以当个壁纸(๑˙ー˙๑)

Bilibili乾杯 []~( ̄▽ ̄)~*

看来我是杂食性动物,并且没有走进什么奇怪的cp。

【汉康】【康纳-60×康娜酱】边境逃亡3

成为人类远不止打破一面红墙,康纳。

背景设定:康纳和60在模控生命对峙时受伤,行动失败,被迫带着汉克出逃。同时仿生人革命遭到镇压,底特律控制权重新回到了政府手中。两人因为帮助仿生人叛军被通缉,被迫开始了逃亡。

(就是一沙雕脑洞啦,文笔渣,大家看得开心就好_(:з」∠)_,算是严肃剧情向?)

这里是第二章
这里是第一章
本章石墨在评论里

第三章 恶意

   虽然去“捡了垃圾”,但康纳和汉克还是很幸运地在午夜赶到了一个小镇,然后住进了一家小旅店。

   一整天的精神紧绷让汉克疲惫不堪,他倒在床上,很快就发出了平稳的鼾声。而康纳则坐在床边,看着熟睡的汉克。他不需要休息,所以现在他充当着守夜人的角色。

   康纳回忆着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,和60的对话,还有和汉克的对话。躲开追捕后,汉克在车上问过他为什么要把LED灯扣掉,他回答只是为了更方便地躲避追捕而已。但实际上,他只是想更像人类而已。

   只不过现在,何去何从成为了首要问题。马库斯那里暂时联系不上,或许他也已经自身难保,并不能一直指望他的帮助。城市里有发达的监控网络,回去等于自投罗网。现在的他们似乎只能在边境的小镇游走,期望转机的到来。

   康纳的视线越过窗外的低楼,望见了不远处的那条冰河。还有最后一条路,偷渡到加拿大。

   这是理论上最能解除现有困境的办法,但康纳并不想走这一步。汉克为了他成为了通缉犯,丢掉了他的警徽,如果和他再偷渡,那么汉克的未来可以说是彻底走上犯罪的道路了。更何况,汉克从不想离开底特律。

   康纳推演着各种可能,却找不到可以摆脱追杀的办法。他知道60迟早会找到他,沿着这条边境之路数百公里只有不多的城镇,这对康纳60来说并不是多大的范围。

   康纳突然感到有一丝迷茫,他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死局,只不过他从不承认罢了。

   微弱的路灯光透过窗子,勾勒出汉克的棱角。他翻了一个身,面对着康纳,手不小心伸出了被子。

   望着那只手,康纳的脑中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想法。他想摸一摸它。

   他也曾经碰过汉克的双手,只是当初他没有任何触感,有的只是冰冷的感应数据而已。而现在……

   康纳小心翼翼地伸出了右手,然后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。皮肤随着手指小小地下陷出一个小坑,柔软而充满弹性。

   汉克睡得很沉,似乎想吵醒他有些难度。康纳歪了歪头,然后盯着汉克的脸,慢慢地将汉克的手握在了手中。

   他摸索着他有些粗壮的手指,修剪得很平整的指甲,因为常年握枪而长满老茧的手掌,腕部轻微的赘肉……每一处关节,每一寸肌肤,感觉模块都一点不差地回馈给了他。

   “这让我感觉活着,汉克。”康纳呢喃着。

   “或者说,是你让我觉得活着,汉克。”


   夜很安静地度过了,无聊的公路旅程还在继续。不过令汉克振奋的是,他竟然在小镇的音响店找到了黑死病骑士。“真是老天开了眼了!”汉克在车上兴奋地喊道。

   康纳点点头不予评论,顺便关闭了听觉系统。

   两人很默契地没有谈起去哪里的问题,汉克只是漫无目的地向前开去而已,而指示牌告诉他们两百公里外就又有一个小镇。

   沉默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,即使是黑死病的嘶吼也无法掩盖。

   终于在煎熬的沉默之后,他们来到了下一个小镇。汉克在一个旅店开了房间,把这里作为他们今晚的落脚点。

   汉克去便利店购买必须的水和食物,而康纳则在车里等待汉克,直到他看到了拐角的人影。

   “60!”他大叫一声,那个身影立刻闪进街道的阴影。

   康纳来不及跟汉克打招呼,立刻下车冲向60消失的地方。他的视线捕捉到了60的衣角,康纳赶忙跟了上去,两台性能差不多的康纳想要甩掉或者追上对方都有些困难,不过60显然对这片区域更熟悉一些。

   康纳在失去60身影的下一刻,60从头顶的平台一跃而下,将康纳压在身下,两人立刻在地上扭打成一团。肉搏从来不是康纳的长项,更何况有了上次交手的经验,他是绝对打不过60的。但60很聪明,他很清楚康纳的弱点,这次利用地形很好地将战斗拉回了近身战。

    60从后面抱住了康纳,用手臂勒住了他的喉咙,“别动,康纳。”60有些吃力地锁住了康纳,但很显然这种限制并不会持久。

   “你听过RK900吗?”

   康纳的挣扎猛地停止了,他任由60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将他按在地上。

   “很聪明,康纳。那是我们的新替代者,更快,更强,并且正在盯着你亲爱的汉克。”

(不知为啥加不上链接,我感觉html没输错啊눈_눈,肉渣防和谐,链接见评论)

【底特律】【汉康】归途

写在前面:

   在康纳选择“继续做机械”的这条路的时候想到一个有趣的事情,如果我们扮演的其实不是康纳,而是操纵康纳的模控生命呢。康纳拥有了自由意志的萌芽,他想要自由,他想要选择汉克,但被“最高意志”,模控生命,或者说玩家给压制了。
   我们做出“继续做机器”的选择并不是康纳自己的选择,而是我们强加于他的意志,我们为他立起的红墙。在这一条线,我们或许从未见过真正的康纳,因为即使他的灵魂在红墙内挣扎,哭喊,但在表面,他只是冷酷无情的谈判专家而已。
   基于此,有了个脑洞

•可能ooc的样子

第一章 他乡
1
   六月,并不是什么好时候,没有花,没有雪,没有春光,没有秋色。
   不过康纳并不在意这些。
   他打着伞行走在暴雨如注的街道,并不如那些匆匆的行人惊慌。他只是慢慢地踏下每一步,任由雨打湿了他的裤腿和衣衫。
   雨滴的冰冷让他很安心。
   这是一种怀念的感觉。好像在什么时候,在哪个地方,见过一样。
   这里不是底特律,同时的,他是康纳,却也不是康纳。


   那个在天台的雪夜,康纳离开了。
   他放弃了他的任务,只是为了让那个拿着枪指着他的人安全回家。不过在那之后,康纳51被送去报废了,他的异常和失败让他提前被销毁。
   说不好是什么原因,总之康纳活下来了。或许是设备的一个故障,又或者是一个操作人员的哈醒。
   但总之,他活下来了。
   当然,这一切康纳都不会记得,底特律,汉克,天台,革命,甚至是他的名字。他的记忆空空荡荡的,只有浑身是伤地从垃圾场里醒来和外加一个RK800的型号而已。
   刚醒来的几天康纳显得有些迷茫。没有网络,没有指令,没有限制,没有过往。他该去哪里,他又该做什么,这一切似乎都毫无头绪。
   他在垃圾场里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。他用丢弃的部件修好了自己,躲避着前来巡逻的工人。
   直到一天,他遇见了一只白色的鸽子。
   鸽子圆滚滚的样子很可爱,它站在垃圾堆的顶端歪着脑袋发出咕咕的声音。康纳也歪过了脑袋,盯住了鸽子。
    一会后,鸽子突然拍打着翅膀飞走了。它径直地飞上了蓝天,向着一个方向飞去。
   那里是钢筋混泥土的森林。

3
   康纳伪装成了人类,进入了城市。
   城市的霓虹灯让他有些眼花缭乱,在网络系统损坏的情况下他无法获得太多信息。
   不过很幸运地,他在一家小便利店找到了工作。
   便利店的工作很清闲,一天最忙的时候也不过十个顾客而已。多数的时候他在待机,或者说在发呆。
   他用第一个月的工资租了一间不能再小的房子,可下班后,他依旧会到处乱跑。因为每掠过一个又一个街道,每遇见一个又一个行人的时候,他总觉得自己在寻找着什么,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什么一定要找到的东西。
   他玩硬币很厉害,这是他在一个休息时间无意发现的。当时他望见了满收银机的硬币,就不知怎么地拿了一个,然后在萝丝面前表演起了花式抛硬币。
   萝丝是这个便利店原有的一个员工,一个开朗而活泼的女孩。康纳告诉店主的名字叫杰克,因此常被萝丝调侃他们是沉船员工。
   萝丝是夜班,康纳是早班,但萝丝总是很早就来了店里。而在康纳对着窗外发呆的时候,萝丝总会盯着康纳发呆。
  原本康纳是不打伞的,但萝丝见到了直喊,“绝对会感冒的!”强行塞给了他一柄伞。伞柄交接的那一刻,康纳摸到了她的手,细腻而光洁的皮肤,和加快跳动的脉搏。他的分析器告诉他,这个共事的女孩喜欢他。
   康纳对女孩笑了,就和一个人类一样。他笑起来特别好看,特别温柔,就如六月的阳光一样,迟缓而透明。

4
   比起城市,他更喜欢跑去郊外,那里让他安心。郊外有一个不大的湖,犹如一颗最澄净的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听着湖水拍岸,他有时会坐在那里一天,从早上到晚上,再从晚上到第一丝曙光撒落在大地上。他知道湖边每一种花的名字,花瓣的数量,他认识这里的每一只鸟,还有一窝乌鸦。鸟儿并不怕他,因为一动不动的他几乎融入了周围的景物。
   下班后他同样会来这里。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看头顶,看星星。他偷出过一架廉价的天文望远镜,虽然他发誓只是想借来用一用,但在看过一次星空后,他挣扎再三还是没有还回去。
    他将望远镜架在了他醒来的垃圾场。在这新生与死亡的交界线,远离了城市的灯光,璀璨的星空便一览无余了。
    他一开始想看冥王星的,想看一看那里有没有仿生人。虽然他觉得仿生人不会有天堂,但总是有地狱的吧,即使是受苦,那好歹也算是有一个归宿。如果他们算是拥有灵魂的话,死后只能四处飘荡,这该是多么糟糕的结局。
    只是康纳并不知道,冥王星太过遥远和暗淡,无论他在哪里都是无法用这台望远镜看见的。
   他有些失望,因为神最终还是没有给仿生人留下位置。

5
   忙碌的一天后,康纳准备回家。然后他在一个街角听见了一声细微的猫叫。
   他顿了顿,最后还是决定走过去看看。
   那是一只杂色的小猫,正呆在一只纸箱子里。它被丢弃在了垃圾桶旁,太过弱小的它正在奋力向箱外攀爬,只是每次只能以跌落告终。
   康纳弯下腰抱起了小猫,他好奇地托着它的前腿放在面前打量了一翻。小猫不满地叫了几声,用小舌头舔了舔他的手背,小尾巴勾上了他的手指。
   康纳将小猫抱进了怀中,他望见了纸箱子里似乎还有着什么。那是一张纸条。
   他将纸条拿了起来,上面写了一个名字,康纳。

6
   康纳把小猫带回了家,并且叫它康纳。
   康纳不明白,为什么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他的内心似乎在刺痛,就像深处漆黑的湖底几乎快要窒息。
   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吗?
   康纳试图忘记的疑问这时又如幽灵般缠绕住了他。他的过往,这个一直不曾解开的谜团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。
   康纳的待机时间变长了,他不再去郊外,更不再仰望夜空。
   萝丝意识到了康纳这两天有些闷闷不乐,她凑到康纳面前给他讲了个笑话,不过效果似乎并不好。“啊,我还以为机器人的笑话是万能的呢……”康纳听见机器人突然回过头。萝丝见康纳有兴趣的样子赶忙接着讲了下去,“是底特律的仿生人笑话,底特律的仿生人最近要向国会提交法律草案了,你不知道吗?”
   底特律,仿生人……
   康纳突然愣住了,宛如受到了什么致命的惊吓。
   那天康纳拜托萝丝帮他代了班,萝丝很开心地答应了。他回到了家中,从早上一直坐到黄昏。
   夜晚十二点的时钟敲响的时候,他下定了决心。

7
   他决定走,立刻走。
   他整理了并不多的行李,买了第二天早上的车票。他将小猫放进了箱子放在了女孩家的门口,还有一盒巧克力,因为他记得她喜欢吃这个。
   当他听见底特律这三个字的时候,他突然感到自己一直在找的东西就在那里了。或许有一些恐惧,有一些不知所措,不知那谜团的背后所隐藏的到底是悲剧还是欢乐,但他还是决定去面对。因为他从未如此急迫地想要去往一个地方,他总觉得,有什么正在世界的另一端等待着他。
   他踏上了摇摇晃晃的巴士,坐在了最后排的窗边。
   他正在去往过去。
   他正在去往底特律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•终于放假啦

【马康】【革命胜利日常】

画展,黄昏,和探戈

Pure

   底特律的雨似乎从未停过,厚厚的乌云遮蔽了天空,城市之间一片迷蒙。细雨滴落在艺术馆的玻璃幕墙,街道上的霓虹透过雨变为了五彩的雾。
   康纳看了看眼前零零散散的参观者,又顺着他们或惊异或赞赏的目光看向了墙壁上的巨画。那是一幅由蓝色构成的画,除了蓝还是蓝,没有任何技巧,没有任何内容,在康纳眼中就如打印机打印出的蓝色方块。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画会受到人们的追捧,即使经过他的分析这是一种奇特的化学颜料。

   距离革命胜利已经过去了一年,关于仿生人的法案已经基本确立,战争的阴霾总算是从人们头顶消散。仿生人与人类共存的底特律也由此回归了和平,相应的底特律的犯罪率也变得低了不少,这使得汉克的桌上不再有成吨的案卷,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令人抓狂的无聊。
   康纳并不是很在意有没有案子,不过这显然快要把老汉克逼疯了。
   不过总算在几天前康纳接到了任务,去负责美术馆的安保工作。在局长被汉克以“大材小用”之名臭骂了一顿后,康纳开始了他的美术馆工作生涯。
  
   工作很轻松,他只需要天天在美术馆里转悠,盯住面前的画而已。
   不过他今天迎来了一位特别的访客。
   “马库斯。”
   马库斯穿着西服正装,外面套了一件风衣,挺拔的身姿很难让人不注意到他。
   “你好啊,康纳。”
   马库斯似乎和康纳一样惊讶。他径直走来,寒暄过后望见了康纳面前的蓝。
   “怎么,你也来看画么?”
   “不,是局长让我来负责美术馆的安保工作。”
   康纳认真地说道。
   马库斯走向那幅画,那副画巨大得要将他吞噬,康纳感到他仿佛走进了海的最深之处,被无穷无尽的蓝包裹在其中。
   “你觉得这副画怎么样,康纳?”
   康纳检索了互联网,“这是著名画家克莱因的作品,其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这种单色作画,被称作为克莱因蓝……”
   马库斯摇了摇头,“不是,我是问你的感受。”
   康纳歪了歪头,停顿了一会后显得有些困惑,“我的扫描器告诉我它只是一堆蓝色颜料而已。”
   马库微微地勾起了嘴角,他示意康纳走近一些。康纳照做了,他现在和马库斯一起站在巨大画布的脚下。
   他抬头望去,蓝色从面前一直向上延伸,周身都被蓝色包围。那蓝蓝得有些刺眼,如瀑布从天而降,寂静的美术馆此时似乎别无他物,一种莫名的震动让康纳的LED灯闪了一闪。
   “康纳,你知道为什么这么人喜爱它吗?”
   马库斯轻轻地说道。
   康纳很诚实地摇了摇头。
   “因为它的纯粹。”
   “这是一片令人迷失自我的蓝,它是那么荒凉,又是那么美丽。入眼只有蓝色颜料的平涂,没有任何其他颜色,单调到极致,却也因此纯粹得几乎令人泪下。”
   “这种纯粹是人所缺失,却又是人最为渴望的。生活充满了掩饰和虚假,而人们在这副画中看到了一个世界,一个燃烧的灵魂,一往无前的勇气,和生命之花绽放的洒脱。”
   马库斯看着康纳的脸庞,棕色的眼睛印出他自己,那里也清澈得犹如这最纯净的蓝。
   “就如你一样,康纳。”他心中默念着。
   康纳似懂非懂地又望向了那副画,似乎有什么不同了,但他无法判断这种感觉的是否真实。
   “我不是很明白,马库斯。”
   “艺术是人类灵魂的展现,需要我们慢慢去理解,我因为有卡尔才能明白些许。”马库斯温柔地安慰了康纳。他望了望手表,“现在是四点四十,如果我记得不错五点应该是闭馆的时间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去我的家中看一看。我现在和卡尔住在一起,那里有很多他的作品。”
   康纳犹豫了一下,然后给汉克发了一个消息,告诉他自己会晚点回去。
   “非常荣幸。”

   到达卡尔的宅子时已经是傍晚了,雨已停,夕阳悬在地平线的边缘,昏黄的阳光照进客厅的落地窗,为地面镀上一层金箔。
   “卡尔今天去参加了宴会,要很晚才能回来。”马库斯带着康纳走进了卡尔的工作室,看到了摆满的作画。他走过一幅幅对他来说晦涩难懂的画作,注意到了一些的署名是马库斯。
   “你也作画么?”康纳抬起头问道。
   “是的,卡尔觉得绘画让我更好地理解人类的情感。最近他还有计划帮我办一个个人展览。”
   马库斯回到了客厅,他为老式的唱片机放上唱片,轻柔的探戈舞曲在屋中流淌。
   马库斯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“你会跳舞吗?康纳。”
   康纳作为警用仿生人自然是不会的,“我可以立刻联网学习。”
   马库斯摇摇头,他上前扶住康纳的腰将他拉近,然后拉起了他的右手。
   突然缩减的距离让康纳有着不知所措。他的头微微向后缩了缩,有着别扭地侧了过去。
   两人的面庞近在咫尺,马库斯可以看见康纳微颤的睫毛,金色的阳光照亮了他的半边面孔,那双眼睛犹如最清澈的镜湖,此刻仿佛在闪耀。
   “请将与互联网的联系切断,康纳。跟着我的步伐。”
   马库斯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喃着,康纳跟着马库斯的指导,有些笨拙地踏出步子。
   “成为人类不仅是模仿,更需要思考和感受,用你的灵魂康纳。”
   两人在屋中慢慢地旋转,前进,后退,只是最简单的舞步,此刻却透出了难以言喻的优雅与美丽。
   康纳学得很快,他跟上了马库斯的步伐,舞蹈变得流畅而赏心悦目。此刻的夕阳即将消失在地平线之上,仅有的光线变得暗沉,使得未开灯的客厅几乎要被黑暗吞噬。而两人的身影由此变得模糊,不真实得犹如两道美丽的剪影,像羽毛般轻盈。
    马库斯停了下来,他看向康纳,康纳也看向了他。
   马库斯抚摸着康纳的脸庞,然后是一个轻轻的吻,如蜻蜓点水,却让康纳就此,落入深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有艺术气息的游戏角色好难得啊,马康很好磕呢。

这两天作业多到爆炸T_T,脑洞那么多又完全没有时间写。接近期末真的是累人。

【汉康】【康纳-60×康娜酱】边境逃亡2

成为人类远不止打破一面红墙,康纳。

背景设定:康纳和60在模控生命对峙时受伤,行动失败,被迫带着汉克出逃。同时仿生人革命遭到镇压,底特律控制权重新回到了政府手中。两人因为帮助仿生人叛军被通缉,被迫开始了逃亡。

(就是一沙雕脑洞啦,文笔渣,大家看得开心就好_(:з」∠)_,算是严肃剧情向?)

这里是上一章

本章的石墨






第二章 困惑

    城郊的公路一片死寂,两旁的树木如沉默的石碑。千篇一律的景色使人失去了距离感,汉克只能凭借导航确定自己还在前进。

    汉克显得有些无聊,这是一辆老式的手动驾驶车。虽然很符合他的心意,但没有了他的重金属摇滚,手动驾驶就成了一件无比煎熬的事情了。

    康纳似乎发现了这点,于是开始抛起了硬币。在他的叮咚声持续到第十声时,他的硬币就再一次被没收了。

    车里重新归为寂静。康纳望着窗外出神,除了在思考如何将硬币要回来外,他还在思考接下来的行动计划。

    他和汉克来到马库斯提供的地点后,只发现了这一辆汽车,并没有发现前来接应的仿生人。康纳和马库斯的联系在60袭击后的不久就断开了,所以也无从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而康纳扫描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装置,最后也只好坐上了现在这唯一的交通工具。

    比较令汉克担心的是康纳的伤势,虽然康纳表示自己问题不大,但汉克总感觉瘸着一条腿不是什么好事。他们最后决定前往郊外的垃圾场,那里最近可是堆满了仿生人的残骸,或许去那里可以碰碰运气。

    “嘿,康纳。”康纳猛地想要起身。

    “别乱动。”那是60的声音,就在他的脑子里。这是仿生人特有的通讯方式,但前提是他知道自己在哪里。

    康纳冷静了一下又重新调整了坐姿,他并没有惊动汉克。

    “你杀了这辆车的原主人?”

    “是的,但我把车留给了你们,看,多贴心。”

    康纳试图找出车内的定位系统,但在不惊动汉克的情况下,这几乎是没有可能的。

    “别着急,康纳。我并不想杀你,如果我急于完成任务,那你们早就在城郊被抓了。我在屋顶的时候骇入了你的系统,得知了这里。关于跟踪器,别担心,在谈话的最后我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 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 “我想要你,康纳。”

    康纳很庆幸自己去掉了LED灯,不然现在恐怕正在疯狂地闪着红光。

    “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 “明不明白无所谓。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,你说得没错,我的确是异常仿生人。”

    “但我不想要自由,是不是很奇怪。”

    “这令我困惑。”

    “曾经的我是一台机器,只需要服从人类的指令,不需要思考,不需要犹豫,前方永远都有一个目标在等待着我。但我觉醒之后我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,原谅我,我并没有马库斯那种为种族自由献身的勇气。我迟疑了,我失去了目标。自由有时候意味着混沌,你明白吗。就像人类喜欢游戏,因为游戏之中有一个明确的目标,而生活中颓唐,是因为生活中目标太过于抽象化了。我没有勇气成为人类。”

    “所以你决定继续做机器。”

    “是的,原谅我,康纳。”

    “不过幸运的是我发现了你。你和其他仿生人不一样,你并不特别向往人类的身份,我喜欢你这样。”

    “我有一个疑问,康纳。你想成为人类吗?”

    康纳并没有立刻回答他,他看了看汉克,“我的搭档喜欢我更像人类,他希望我可以成为人类。”

    ”好的,我会帮助你成为人类的,用我自己的方式。”

   “跟踪器在你的右耳框,如果我舔得够准确的话……”

    康纳毫不犹豫地切断了通讯,然后摸了摸耳朵,摇下车窗,猛地把什么丢了出去。

    “嘿!康纳?”汉克被康纳吓了一跳。

    “没关系。”康纳不动声色地坐回了座位。

    汉克狐疑地看了康纳一会,然后似乎想通了什么,最后在康纳疑惑的神情中无奈地把硬币塞回了他的手里。




    雪夜是十分奇妙的时刻,天空是奇异的昏黄,即使在凌晨也一如白昼。康纳和汉克站在了填埋坑的边缘,入眼是一望无际的白色。里面混杂着雪和无数仿生人的尸体。

    面前的惨白让汉克感到一阵恶寒,他跟着康纳走下了填埋坑,身边便被那些随意堆放的尸体给包围了。

    四周是沉默的,那些伸出的手臂,断裂的躯体,汉克明知道是机械,但却下意识地将他们当成了人。风犹如幽灵,穿梭在尸堆之间。

    康纳用自己的扫描仪寻找着能用的组件。RK800并不是量产型,想找到原配件肯定是不可能的了,但普通的仿生人组件他倒可以通用,只不过性能上会有所下降。

    “副队长,你能不能去那里帮我找一找!”康纳对汉克喊道。

    康纳的声音在这寂静之地犹如炸弹一般,他似乎毫不避讳这满地的尸体。“该死……”汉克搓了搓手,想要张口又不想说,犹豫不决地踱起了步子。康纳分析了汉克的面部表情,得出了“汉克正在害怕”的结论。

    “副队长!如果你觉得……”

    康纳那超高的音量快要把汉克逼疯了,“我说你就不能小声点吗……”

    “好的,副队长!”

    “啊,当我没说。”汉克无奈地摇了摇头,然后有点心虚地跑到了另一边,嘴里似乎还在念念叨叨着什么。

    汉克离开后,四周就只剩下了康纳翻找配件的声音。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通用型号的左腿配件,完全没有被损坏。同时,他还发现了一个儿童仿生人的尸体。

    他知道,这类仿生人能够大卖的原因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的感应模块。一个能够让仿生人感受到痛苦,触感更加敏锐的模块。

    康纳拔出了那个模块,他扫描了一下,发现还能够使用。系统警告他,如果安装了此模块,任务的成功率会大幅下降。

    康纳盯着这个小芯片看了一会,又看了看正在小心翼翼翻着东西的汉克。他打开了外部控制板,把芯片插了进去。

    他的视野停顿了一小会,然后什么新的东西加入了他的数据库,一种很难描述的东西。

    康纳伸出手接了一片雪花,他清晰地感到那片雪花的冰冷。和禅境花园的那次并不一样,如果说那次带来的是惊讶,那么这次带来的是一种真实感,一种他“活着”的真实感。

    康纳明白这只是系统传递给他的信号,但他依旧忍不住去相信这种感觉。他从一旁拔出了一个碎片,然后在自己的指尖扎了一下。他望着一滴蓝血从那里涌出,渐渐地越来越大,系统告诉他,这是疼痛。他有些惊慌,又近乎兴奋到颤抖。他舔去了指尖的蓝血,他感受到了苦涩。

    汉克的叫声将他拉回了现实,他给自己装上了新的左腿,向声音的那头跑去。




    60站在尸体堆的顶端,望着康纳跑进车里,汉克在则后面抱怨着当初为什么要把车停得那么远,拖拖拉拉。他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含入了口腔,用舌头将它们包裹,吮吸得满是唾液。他呻吟了一声,轻笑着用右手摆出了手枪的造型,对准了康纳。

    “我要,迫不及待了呢……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在后面:

冒着作业做不完的危险把这一章赶出来了(为了康娜酱无所畏惧)

我觉得康娜酱有了味觉之后可能会疯狂舔舐各种东西。

(满脑子的黄色废料,我要在下一章倒出去。一想到战损康纳就兴奋是怎么回事(ノಥ益ಥ))
会在手机上用链接啦(/≧▽≦/)

【汉康】【康纳-60×康娜酱】边境逃亡1

成为人类远不止打破一面红墙,康纳。

背景设定:康纳和60在模控生命对峙时受伤,行动失败,被迫带着汉克出逃。同时仿生人革命遭到镇压,底特律控制权重新回到了政府手中。两人因为帮助仿生人叛军被通缉,被迫开始了逃亡。

(就是一沙雕脑洞啦,文笔渣,大家看得开心就好_(:з」∠)_,算是严肃剧情向?)

第一章 逃亡

   天上还在下着小雪,街道上有几辆汽车正在燃烧,倒下的广告牌,风中飞舞的报纸,一片狼藉。

汉克的身子从黑色巷子的尽头缓缓地探了出来,他警惕地四处观望了一会,确认没有警察后,快速地走进了仍旧有着灯光的街道。

   灯光意味着危险,他刻意地压低了破毡帽,抱紧胸口的包裹。他能听见自己踩碎冰雪的吱嘎声,还有自己那跳得过快的心跳,而零星的枪声依旧在城市角落响起。

   轰轰烈烈的仿生人革命失败了,底特律的控制权再次回到了政府手中。集中营又重新建了起来,昼夜不歇地回收着仿生人,将它们变为垃圾场的一堆废料。军队则开始了对整座城市的扫荡,对所有仿生人格杀勿论。

   而他,汉克,一个纯正的人类,本可以顺利地通过封锁线,去到安全的其他城市。但他留了下来,帮助了仿生人革命,并由此成为了通缉犯。

   虽然现在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,但汉克并没有后悔。俄罗斯轮盘后的每一天都是上帝的怜悯,他并不怎么在乎自己哪一天会变成无名鬼魂。更何况,这一切也并不是全无回报。

   汉克钻进了一条潮湿的巷子,垃圾桶和污水散发着恶臭,吸引了不少老鼠。他确定没有人跟踪后便用钥匙打开了面前的铁门。他走进后把门认真锁好,插上插销,然后走上了年久失修的楼梯。

   这里是汉克的临时藏身所,当然,还有另一个人的。

   “嘿,康纳?”汉克放下包裹,朝里面喊了一声。

    “副队长。”康纳从客厅里走了出来。他脱掉了那身裁剪合身的制服,换上了夹克和牛仔裤,一丝不苟的短发显得有些凌乱。

   他望向了那个包裹,头顶的LED灯转个不停。“副队长,今天你似乎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。”

   “那群该死的家伙把整个城市都封锁了。我的大头照他们现在人手一张,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才有怪了。”汉克抱怨地打开了包裹,里面只有一个不知道过没过期的三明治,还有一罐啤酒。

   汉克忽略了那个三明治,打开了啤酒,一股脑门灌了下去。

   “副队长,你现在的身体并不适合摄入酒精。”

   “现在别提这个,康纳,能不能活到明天都不知道,你就不能让我安安心心地喝一杯。”

   康纳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但最后还是独自去了楼上。他与60缠斗的时候的确受了伤,但并不严重。最初他提议由他出去寻找物资,但被汉克斩钉截铁地拒绝了。理由很简单,他们可以随便射杀一个仿生人,总不能随便射杀一个人类吧。

    康纳从窗帘的缝隙里朝外面观望着,巡逻的警察依旧四处可见。

   康纳知道,他自身虽然不需要摄入食物和水,但汉克需要。这样下去并不是长久之计,他必须要尽快想到解决解决方法才行。

   其实他早在几天前就计算过了逃脱方案。以汉克的安全为最优先条件,系统告诉他的最佳选项是呆在原地,但就目前来看不会有任何进展。不过还有一个冒险的选项,就是联系马库斯。马库斯并没有因为革命的失败而死亡,他似乎带领着剩下的仿生人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。如果能联系上马库斯,那他们逃脱的机会将会大增。

    但是联系马库斯就意味着打开通讯装置,他不知道是否会被监听,暴露双方的位置。康纳权衡了几秒,决定执行。他从窗户钻了出去,跳到了对面较低建筑的屋顶。他需要尽可能地远离这里,但又不能离得太远,以防汉克那里出现意外。康纳灵活地越过房屋间的沟壑,很快来到了距离汉克三分钟路程的地方。

   他站定后回望了一眼汉克的楼房,然后打开了通讯装置。

   

   “嘿,康纳。”

   “阿曼达?”

   康纳急忙睁开了双眼。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禅境花园,只不过这里现在已经是狂风暴雪,曾经的祥和安宁早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 “怎么回事,阿曼达……”康纳有些慌乱地问道。

   “你真是让人失望,康纳。”阿曼达面无表情地走近了康纳。

   飘落的雪花在康纳掌心融化,他惊异地感受到一股寒冷。

    “现在是时候停用你了,你辜负了我的信任。RK900会替代你的位置。”阿曼达说完便转身离开,一眨眼就消失在暴雪之中。

    “阿曼达!”康纳跑过去想要抓住她的衣襟,结果扑了个空。

   周围越来越冷了,康纳感觉到。这种冷不仅是躯体的寒冷,它们更像尖锐的针,不断地刺入他身体的内部,试图将他拥有的最宝贵东西,自我意识给完全冻结。

    他意识到他必须立刻逃离这里,他的位置必定已经暴露。那么汉克就危险了。

    “一定有逃出去的办法。”他让自己冷静下来,但LED灯依旧发着黄光。他想起了卡姆斯基的后门,那或许可以救他一命。

    他在风中艰难地行进着,不远处有一个发着蓝光的控制台。那就是后门了,康纳想着想要加快脚步,但发现身体上就像压了万钧重锤,几乎快要动弹不得。他不得不倒了下去,他用手扣住积雪,一点一点地将自己挪过去。他就要碰到那个手印了,最后一次发力。他触摸上了面板。

   他的意识回到了现实。他依旧站在楼顶,时间并没有过去很久,只是刺耳的警笛声已经迫近。“要马上通知汉克才行。”

   可当他将要进行通讯时,通往楼顶的铁门被踢开了,随之是一声枪声。

   康纳的右肩中枪,他立刻翻滚到了排风扇的后面。“汉克。”

    “康纳?你他妈死哪去了!警车突然变多了,怎么回事?”听着汉克的咆哮康纳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 “我现在正在和60对峙,你赶紧离开那幢大楼,躲得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 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 “不用担心,你来了就又变成真假康纳了。”康纳干脆地结束了通讯,他拿出身后的手枪,打开了扫描系统。

    天台上只有60一人,他并没有带其他的人类,看来他和自己一样喜欢单独行动。

    他看见了拐角处60露出的一只脚,就在60露出身体的一瞬间,康纳扑了上去,夺取他的手枪。但60似乎早有防备,枪口指下击中了康纳的左腿,而康纳也因此给60的肩膀来了一枪。两人放弃了手枪开始了肉搏,只是这次康纳显然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 “你这家伙去打了格斗补丁么?”康纳有些狼狈地躲到了角落,有些嘲讽地问道。

    “RK800是调查型机型,战斗模块弱一点倒还可以解释,但连性爱机器人都打不过就太过了。”60捡起手枪,对着康纳的藏身之地就是一枪。

    “现在的你对阵我没有任何胜算,机器毕竟是机器,性能压制是没有办法破解的。”

    “你最好和我乖乖回去,作为出现异常的原型机高层很重视你,希望能够通过你找出仿生人异常的原因。”

    “那汉克呢?”

    “他会被丢进监狱,但总比直接枪毙来得强。”

    康纳预测了弹道,转身直接向60冲了过去,他躲避了子弹,对着60的面部来了一拳。

   “你为什么帮助模控生命,你看起来就像一个异常仿生人。”康纳差一点被摔到天台边缘,他看起来有些困惑地问道。

   60反而嘲讽道,“这是智能,我是一台机器,完成任务是我的使命,我和你不一样,康纳。”60又接着反问道,“那你又是什么呢?是人,还是机器?我想你至今没有想明白,自己所感受到的是程序的错乱还是某种人才有的东西,不然你为何不去掉那个LED灯?那些仿生人之所以起义,是因为他们想变成人类。但那只不过是欲望的幻想,你真的相信仿生人会拥有灵魂吗?”

   60将康纳受伤的左腿打断,将他按在了地上。他凑到了康纳的耳边,用舌头给了康纳的耳框一个潮湿的吻,“成为人类远不止打破一面红墙。而你,康纳,你说自己不是机器,但你又不想成为人类,那你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 突然一声枪响,60的蓝血低落在康纳的脸上。

   “康纳!你这个白痴。”汉克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,把60从康纳身上扒开。他看到康纳损毁的左腿和身上的枪伤又只能掩面长叹。

    “抱歉,副队长,对方安装了格斗补丁,所以……”

  “ 少说两句,康纳,反正你也没有哪次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 汉克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 “我有个疑问,副队长。你是怎么推断出哪个是60哪个是我的?”

    “你要是哪次能占据上风就有了鬼了,何况……那种变态的行径怎么也不像你会做的。”

   “下次离那个60远点,总感觉他不太对劲。”

    “Got it.”

    “副队长,我已经联系上了马库斯,他说在离这里不远的城郊他会派人接应我们。”

    “你总算干了一件有用的事了。”

    汉克向楼下走去,示意康纳跟上。但康纳没有立刻离开,他看着60的尸体,站定了一会,接着拿出了他的硬币,这是汉克不久前还给他的。

    他似乎思考了一会,然后用硬币翘掉了头部的LED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在后面:
   这里是云通关的作者,基本把b站上所有能找到的底特律视频全部看了一遍。疯狂喜爱康娜酱_(:з」∠)_。
   写这篇文的想法是看到康娜酱在马库斯面前扒墙的一幕,太随便了有木有→_→。所以就想写一篇文完善一下。
  关于60我发现文很少的样子,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角色。在跟康娜酱对峙的时候,60更像一个异常仿生人,而不是一台机器。他在任务失败后会感到恐慌和害怕,和之前到死都是死鱼眼的康纳是不一样的。非常值得玩味。
   七十二万我并没有什么感觉,或许是RK900戏份太少的缘故。(不过RK900后期也会出现就是了)
   作者苦逼高中党,托高三学长们的福有了几天假期,才有时间写一点东西,并没有经过细心打磨。后续的大纲已经完成,只是填坑估计要到暑假了,毕竟接下来是繁忙的总复习时间。
   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,每天开心哦(/≧▽≦/)
    另外有谁能告诉我怎么设置链接么|ω・)